京东-优惠雷达
新人页面
精选商品
首月0月租体验,领12个月京东PLUS
自营热卖

别以为读了大学,就是一个科学青年

烟酒浪子 1年前   阅读数 120 0


——献给五四青年节


01

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

你是否懂得仰望星空


大学教育,就是引导我们如何仰望星空。大学是什么,德国的威廉三世这样呐喊:“大学是科学工作无所不包的广阔天地,科学无禁区,科学无权威,科学自由!”他没有将大学视为统治工具,而是全力支持科学家洪堡创立德国的大学(Universitaet,英文中的University)。现在大学这个词本身就来源于德语中的Universal,即无所不包,全世界的,宇宙的,广博之义。德国后来在近100年的时间保持科技的领先,正是因为贯彻了“大学自由”的思想。

 

大学是吸纳各方思想精髓的所在,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每一个学生就像一个量子,他的成才轨迹应该遵循 “测不准原理”。如果将大学教育方式设定为“微观粒子位置”,那学生成长性则是“微观粒子动量”,一个测的越准,另一个就测的越不准。也就是说,大学教育一旦将专业、学科、思想、价值取向等禁锢太死,那学生反而不知道未来方向。反之,如果大学自己开放包容,那学生在不可测中找到未来航向。

 

现在大学人心躁动,功利横行,行政化的校方只为拿课题、评职称、成为管理者而上下奔走觥筹交错;而学生只能忙于应付考试和考证,只为求职而不求知......少有人以学术性、科学性、思想性和理性的态度看待大学求知!一个民族,如果大学里面都不能培养一批仰望星空的人,如何卓然于世?



02

独立思考的青年人都在哪里?


现代大学奠定自己的中心地位,核心原因是粉碎了宗教迷信的世俗化中心,从精神上解除了大众奴役枷锁。大学自由,大学无权威,在这个基础上,19世纪发展起来的欧洲大学对新世界进行更有完整性的思考,并建立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些自然科学体系,以更清晰逻辑解释神所创造的世界,让储备了千年知识的宗教亦无话可说,这才最后确立了现代大学独立地位。

 

解除精神上的奴役,这是大学第一步要做的事情,康德曾经认为:“人不应被作为手段,不应被作为一部机器上的齿轮。人是有自我目的的,他是自主、自律、自决、自立的,是由他自己来引导内心,是出于自身的理智并按自身的意义来行动的。”

 

而当代大学,以前苏联为例,且不谈意识形态上的专制,还在大学培养出“当代蒙昧主义”,就是“思想的统一性”,统治者为达到奴役目的,开动宣传机器日复一日灌输同样思想。结果全体人民形成同样的思想模式,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自己被洗脑。不仅仅是前苏联,就连德国这样教育程度极高的国家,30年代希特勒政府大造舆论,在人们头脑中形成统一观念:犹太人是世界上最可恶的,必先诛之而后快。沾满鲜血的德国青年,充满崇高的使命感。


大学不是一个模式,一流人才一定要对宇宙中未知一切好奇,怀抱改变世界的热忱,对权威世界进行批判。就是要怀疑一切,如果没有包容,不允许独立思考,必须按照条条框框的XX思想来办,那绝对办不出顶尖大学。

 

奴役是没有意义的,它不可能让一个国家真正强盛,量子学派有一本书叫《生命是什么》,是由量子力学大咖薛定谔(还记得那只恐怖的猫吗)写的通俗作品,他在书里指出,一个健康的组织体,它必须是一个特殊状态。不能太稳定,否则就像晶体一样自我封闭,生命第二需要的是负熵流, 有负熵才有信息,才有熵的稳定。反对的意见一定是要有的,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稳定。



03

科学只为真正的信徒打开它的美妙世界


现在大学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是普遍得出的结论,越是重点精英大学,学生们聊的事越世俗,越功利。在西方,平衡利己主义的是大学和宗教,而现在中国的大学,却在主动培养功利主义,这是社会彻底物欲横流的一个原因。象牙塔都不能有自己的坚持,那如何让普罗大众坚守底线?

 

责任不在学生,一进大学院方就反复强调找工作的重要性,老师也在亲身示范,教法律的打官司,教物理的拿项目,再没有本事的也在外面整份兼职,老师成了老板,师兄成了打工者,课题经费才是整个世界的中心,这样的环境,当然只会造成功利和庸俗的大学之路。

 

“为谋生而学习”在西方大学中受人鄙视,教育是个人状况的全面和谐发展,是人的个性、特性的一种整体发展。教育是一个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结束的过程,教育是人的自身目的,也是人的最高价值体现,而不是我们现在以“赚取物质利益”为最高目的。爱因斯坦也鄙视这种谋生动机:“青年人离开学校时,应是作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而不只是作为一位专家。否则,他连同他的专业知识就像一只受过训练的狗,而不像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对真理的向往应该是任何大学的路径依赖,学习的实用性应该是第二位。当然,对真理的自由式探求,它一定会给人类带来最大利益,万有引力,热力学第二定理、相对论、量子理论……这些最伟大的科学理论都不是因为实用而被发现,而是因为对真理的热爱和执着。而它们给人类带来的价值,任何实用性研究都没有办法相媲美,表面上没用的东西带来的才是最大的功用,而现在的大学教育却将因果律倒过来。

 

大学通往庸俗之路也不能全怪教授,经济上的压迫会影响到人格的高尚,内心的满足是不能当作工资的,教授们不能用道德坚守来填饱妻儿肚皮,如果没有制度保障,他们不得不向功利性靠拢。在西方世界,优秀的教授从来就不缺科学经费,企业家争先恐后资助教授的研究课题,因为教授的签名可到税务局申请减税,还能获得更多名气,所以不是教授求企业,而很多时候是企业求教授。想想这是一种多么有尊严的生活。

 

现在中国,教授为获得名利将学术实用化,学生为了获得就业而功利化,互为因果的两者形成了恶性循环,再也没有人去思考貌似无用的东西,仰望星空成了众人笑料,亚里士多德、柏拉图、泰勒斯留下来的优秀传统被摒弃,大学里最应该被传承的精神内核被忘却。

 

科学只为真正的信徒打开它的美妙世界,如果你爱上的不是科学本身,而只是想着利用它为你获得利益,它怎么又可能为一个世俗之人创造奇迹呢?



04

新生代不做“边缘人”和“空心人”


网上流传着中国大学的江湖绰号,虽然调侃意味十足,但却反应了一种价值取向。

 

清华大学:五道口工程技术大学

北京大学:圆明园职业技术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第二党校

北京师范大学:积水潭师专

南京大学:浦口农民运动讲习所

复旦大学:五角场社区职教中心

同济大学:上海市第一建筑施工队

华中科技大学:关山口职业技术学院

中山大学:海珠区青年康乐中心

深圳大学:南山区青年创业培训中心

武汉大学:珞珈山综合职业技术培训学院

……


大学应该是无所不包的所在,一所综合性大学应该与职业学校、实用学科有严格区别,而我们一开始就将大学定义为文科或者理科,从而剥夺了自己的“大学”资格,成为一所职业院校,科学是一个整体,每个专业都是对生活现实的反思,唯有通过综合与反思,科学才有可能真正前行。举个例子,中国大部分哲学系学生都是文科生,事实上在西方科学史上,几乎每一个哲学家都是数学大师,如伽利略、笛卡儿、爱因斯坦、培根、莱布尼兹、康德等。

 

文理分科直接导致科技与人文的分离,就两个极端而言,清华大学的徐葆耕教授说过,在中国出现两种畸形人:一种不懂科技奢谈人文的“边缘人”这些人占了社会大部分,他们关注着所有社会事件,以明星谣言和垃圾信息为食,一听到此类风吹草动就毫无理性的互喷,完全没有逻辑性可言;一种是只懂技术而灵魂苍白的“ 空心人”他们对身边社会事件漠不关心,甚至对个人权利也并不在意,成为权力的帮凶而浑然不知,却不知道这样的沉默带给自己是永远的奴役。不懂科技的“边缘人”将自己打扮成“小清新”,喜欢把空洞无聊的自我写照当作社会现实,他们经常顾影自怜和欣赏社会泡沫,最终成为被科技浪潮甩在一边的“冗余者”。而对立面的“空心人”自以为掌握了现代科技,是互联网的世界公民,其实是被科技所控制,情商低下、感情干瘪、思想空洞,从来不去考虑人本身存在的价值。

 

大学的这种狭隘造就了现在许多极端情况,南大碎尸案、铊中毒案、清华北大爆炸案等等。大学的专业和学科不宜过窄,也许有文科生会问了解《费曼物理学讲义》《从一到无穷大》《量子物理史话》有什么用?我答不出来, 我只能告诉你不了解会失去更多。理科生也许会问读《万历十五年》《西方哲学史》《沉默的大多数》有什么用,我只能说不读王小波,你会失去许多人生乐趣。

 

控制论给了我们一些关于文理分科的启示,负反馈是结构中产生一个与输入的变量相反的变量,从而变化得以抵消,这样的结构才能圆满。文科和理科应该有某种程度的结合,就像正反馈与负反馈二者间要有一个细致的平衡,如果只有正反馈,世界就一片混乱毫无逻辑;如果只有负反馈,世界只能固定于一种结构,人生没有什么意义。



05

放眼时空之外

拥有广袤的星空


中国现在最大问题是“边缘人”问题,大部分人没有科学素养而空谈社会理想,只知感性咆哮却不能从理性上突破自我,导致群声鼎沸众声喧哗,不能为改革进程提供实质性建议,仍然相信一句话,没有真正的科学精神,就别轻易谈民主和奴役。


要让更多人明白,社会学科外,还有一个更完美的自然科学世界,这个世界尊重逻辑、欣赏理性、迷恋数哲……进入这个领地,能让人深度思考、独立判断、不偏见、不盲从!建立完整的理性思维,站在光锥之外思考,也许这样的新视野,才能从精神上摆脱奴役之路。

 

一个民族总要有一些放眼时空之外的年青人,只关心脚下的事情,怎么可能拥有广袤的星空。






延伸阅读



01  致敬少数派

02  2017,全球进入非理性时代

03  微信,正在创造一个《黑客帝国》!

04  裸猿《道德篇》——大自然真的不懂数学吗?

05  从老虎吃人谈谈量子理论和宏观世界

06  爱因斯坦与玻尔:孤胆英雄与社团大哥的相爱相杀

07  区块链的“红与黑”——金融理想主义的中国幻影?

08  中国不缺《朗读者》,中国最缺“赛先生”

09  天不生牛顿,万古如长夜



 量子学派征稿启事 


1.自然科学类相关原创文章

2.字数2000~5000,稿费千字千元

3.投稿邮箱:audio@iprbase.com





注意:本文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