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红包
京东盲盒抽奖
幸运转盘
秒杀
自营热卖
支付宝红包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有猫有狗有你 5月前   阅读数 64 0

编辑导语:因为疫情等多方面的原因,云祭扫、代客祭扫等祭扫方式又引起了广泛讨论,一方面,这类方式可以寄托无法返乡之人的思念之情;但另一方面,该类方式仍待进一步规范化。本篇文章里,作者就今年清明的祭扫方式做了阐述,一起来看一下。

这个清明,和以往有几分不同。

老一辈仍会选择通过传统的方式寄托哀思,在每个需要祭扫的节点回乡。

90后逐渐成为祭扫人群中的主力,能够接触与接受的祭扫模式也更加多元化。各地倡导的“云祭扫”成了不少年轻人的选择,一些逝者的墓碑上还出现了相关的二维码:扫一扫就能进入线上纪念馆。在社交和电商平台上,搜索“代客祭拜”能出现若干服务,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帮助无法归乡的人去线下祭扫,并通过出让时间和服务,在其中掘金。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云祭扫”成为了热门话题

今年的云祭祀又有些许变化,“代哭”、“代磕头”已经不再作为噱头。代客祭扫逐渐变得专业化,更加具有服务性质。有商家推出APP,实行加盟代理,将时兴的娱乐打榜机制融入,更加专业化,方便祭扫,也实现了对中老年用户的收割,打榜花上千元的不在少数,是比找人代哭代跪更野的生意。

一、“暴利”的殡葬业

界面新闻曾在一篇报道中提到,中国人在丧葬上平均花费约37375元,约占年平均工资的45.4%,占比排名世界第二。前瞻产业研究院也在一篇2021年的研究报告中表明,预计未来五年中国的殡葬服务业市场规模将会突破4000亿元。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广阔市场和中国人愿意为“身后事”消费的传统习俗之下,中国的殡葬服务业,仍是一片蓝海。

一般来说,殡葬服务业主要分为殡、葬、祭三个板块。其中,“殡”的遗体处理和殡仪服务的价格等都有政府部门规定,简单操办并不需要花费太多钱。

更加市场化的其实是“葬”和之后的“祭”,这也是绝大多数想在殡葬业中分得一杯羹的入局选择。

在“殡葬第一股”福寿园的2021年财报中,墓园服务收益占比83.4%,经营利润率达到了55.5%。福成股份旗下的殡葬业务利润更加夸张,2020年年报中,墓位销售、管理、殡葬服务毛利率为81.01%。

殡葬业中的上市公司并不少,北海集团、香港生命科学、安贤园、福寿园、仁智国际集团、中国生命集团、中国万桐园等。几乎每家公司的财报中,殡葬业务的毛利都达到了50%以上,远远超过了其他行业的利润率,算得上是“暴利行业”。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福寿园2021年财报

不过,因为行业的特殊性,目前墓地销售占据了墓园服务的大多数,但不少人预测,殡葬行业的未来在服务而不在销售墓地上,服务也将从前端逐渐转向后端,“祭”将会成为殡葬行业中的重要一块。

不少新入局的人,也从门槛更低的“祭”服务入手。传统形式中,殡葬行业的商家会选择售卖相关殡葬用品,在每个需要祭扫的节假日赚上一笔,而疫情之下,越来越多人开始通过“云祭扫”或“代祭扫”这些新形式入局。

不少城市的公墓和殡葬服务公司其实都有类似的服务,比如福寿园就在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上设立了专区,家属能通过“云纪念”创建一个虚拟纪念馆,还能在虚拟纪念馆中放上逝者的日常照片、视频等,记录逝者的人生故事,祭拜页面也有不少祭品可供选择。

而“代客祭扫”服务中,根据不同的服务内容,价格从35元~260元不等,包括上香,供奉贡品,清理墓碑,代客鞠躬敬礼等。完成服务后,客服还会给客人发送相对应的视频和照片,表明服务完成。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只不过,这类偏官方性质的“云祭扫”和“代客祭扫”服务大多还是出现在大城市,服务也多半由公墓或者公墓合作的商家提供,更多想要“云祭扫”和“代客祭扫”服务的人,只能将目光转移向互联网,寻求其他的帮助。

二、商家:不代哭,因为不真诚

在多个社交平台都能搜到关于“代客祭扫”的相关消息,一些二手交易平台也出现了不少“代客祭扫”的服务。

根据服务、地区不同,代客祭扫收费也不同,一般在99~800元,个别可达1000元以上,基本都是卖家自由定价。

「电商在线」询问了几位卖家,一位苏州的卖家表示,收费399元包含水果花束等祭品,现在出行需要提供核酸证明,所以这个费用还包含了核酸检测费用。另一位收费600元的卖家则表示,这只是代祭扫的服务费,花束、水果等祭祀用品要各加100元,如果买家想要视频直播的话,需要1200元,“直播的话需要两个人一起去墓地,所以要再加钱。”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此前就有媒体报道过“代客祭扫”

在交流过程中能发现,绝大多数个人卖家都是年轻人,不少是今年才开始做代客祭扫工作的,绝大多数购买者也是年轻人。询问了几位卖家,我们总结出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年轻人对于云祭扫这一块更容易接受,二是因为疫情无法回家,所以在清明节找个“兼职”赚钱,三是年轻人更能玩转这些交易和社交软件。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参与者众多,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采取“低价竞争”的策略,代客祭扫的内卷体现在“专业性”和“服务”方面,一位定价1000元的卖家还在简介中写到“请相信专业性,非其他低价能比”。

代客祭扫服务中的专业玩家们,大多是专业跑腿人员和殡葬服务业从业人员。

一位专业的代客祭扫卖家“七米”向「电商在线」表明,自己是一位跑腿人员,除了代客祭扫还有代排队、代买等业务,他已经做过好几年代客祭扫业务了,还有不少老顾客和回头客。

七米的“代客祭扫”标价为450元,为了证明自己的专业性,他还讲起了自己之前的代客祭扫经验:“之前接过几个单,墓碑上面的字迹都模糊不清了,有些时候客人还会要求买个毛笔描一下字,这种我也会做,不过需要另外加一些钱。正常的打扫墓地、清理墓碑这些,就不用另外加钱了。”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一位标价299元的北京卖家“小吴”也表示已经做了三四年代客祭扫服务,平时99元就能帮忙祭扫,不过祭品只有一束鲜花,“祭品、水果这些现在都要另外算钱,清明节了,这些价格也比平时高。”

小吴也同样从专业和服务角度出发,表明自己熟悉北京这边的祭拜知识和流程,还能提供多种规格的祭品,如果有特殊的指定祭品,他也会尽力帮忙购买。

当我们询问这些专业卖家能不能提供网上提到的“代哭”、“代磕头”等服务时,他们都表示自己并不提供这类服务,一位专业卖家还表示:“代哭的很多都是骗人,就算哭还不是装出来的,你对亲人的思念只有自己能表达出来,别人哭一哭有什么用?就算我们代祭扫也就是跑腿,并不是真的代替了你本人,就是帮你传达心意。”

在专业玩家看来,代客祭扫虽然能赚到一些钱,但更多时候是在“做好事”,几位跑腿人员表示,“很多墓园位置都比较偏远,来回都要两三个小时,算上祭品这些,四五百的收费其实并不是很贵,这时间去做其他跑腿业务可能还更赚。”

三、云祭扫“打榜”,招收代理

更多无法寻找到代客祭扫的人,转向了线上祭扫。

绝大多数线上祭扫的流程十分简单,进入APP或者小程序后,通过上传照片与相对应的信息就能建立一个虚拟纪念馆,随后就能在线上虚拟纪念馆进行祭拜。

在网上搜索“云祭扫”,除了各个墓园和纪念馆官方推出的相关服务,还会跳出几十个云祭扫网站,不少网站还和微信公众号绑定,只需要关注微信公众号或者下载App,就能建立起一个网上纪念馆,缅怀亲人。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不少云祭扫网站还有着“广告”标识

「电商在线」也在搜索和体验过程中发现,很多非官方的云祭扫app和小程序都推出了付费服务,以“心纪奠”为例,虽然建立纪念馆是免费的,但是想要装饰纪念馆需要花费98元~1848元充值会员,在纪念馆中为亲人送上鲜花、祭品等则要花费1元~48元不等。

这些非官方的App与小程序,除了付费祭扫外,还融入了时兴的“打榜”,开始收割用户。

在“心纪奠”“纪念宝”等App和小程序的首页,根据纪念馆和用户的孝爱值高低推出了“孝爱值”排行榜,而“孝爱值”评估标准则是用户在平台上付出的金钱多少。不少人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在平台上一掷千金:在“心纪奠”首页的排行榜上,第一名用户的“孝爱值”为8642,根据充值的数额换算,最低花费也已经超过1500元。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这类利用云祭扫赚钱的软件,并不需要公司或者个人去专门研发,网上就有不少售卖相关软件和程序的消息。其中一位贩卖软件开发服务的商家表示,6万元就能做出一个类似的APP和小程序,他还会负责之后的维护工作,要是对App功能的要求不高,那么价格还能更低。

如果觉得开发一个云祭祀APP价格过高,还能“0成本”入局。心纪奠的微信公众号中就有一个名为“分销加盟”的服务板块,只要在后台点击“全民加盟”,就能获得加盟经营权。

「电商在线」联系了心纪奠的官方客服,获得了加盟的分成标准:只要拉人创立了纪念馆就能获得收益,而建立5个以上纪念馆就能成为二级代理,能够获得用户消费金额的40%,培养10个二级代理就能成为一级代理,不仅能获得40%的分成,还能获得二级代理商所建纪念馆消费总金额的20%分成。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客服发送的加盟宣传资料

令人意外的是,深受传统观念影响的中老年人是这类平台的消费主力。心纪奠客服向「电商在线」透露:“使用人群第一梯队是30岁-45岁的,但是45岁-55岁的也不少。”便捷简单的操作以及和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的绑定,让云祭扫平台成为了中老年人寄托情感的地方,也让他们成为了平台的收割对象。

通过拉人建立纪念馆成为代理并不难,在几个APP和小程序中翻看纪念馆的留言板,绝大多数留言都是亲属的,只要有一个人注册了相关的App,那么就能通过“分享纪念馆”的功能将身边的亲属拉进平台内,而亲属也有可能建立更多纪念馆或者在纪念馆内消费。在心纪奠的代理宣传册中,不少代理商都是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和街道、医院的办证人员,他们也是最容易接触到逝者家属的人。

10万人云扫墓“打榜”,是比代哭扫墓更野的生意

纪念馆中,有着众多亲属的留言

即使知道不少商家抱着的是“赚钱”的态度,但有需求的消费者还是不断涌入平台之中,据心纪奠客服透露,目前注册用户已经有10万+,算得上是云祭祀行业中的“巨头”。

诸多“云祭扫”乱象的背后,本质是没有相关的规范与约束,行业的野蛮生长不受限,入行也几乎没有门槛,只为了赚取利益的商家也催生了诸多乱象。

尽管代客祭扫、云祭扫还不能代替传统祭扫,但也逐渐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想要让新型祭扫方式能被更多人接受和理解,除了思想上的转变和科技上的进步,少不了相关规范和监管的完善。

 

作者:王崭;编辑:斯问;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

本文由 @电商在线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注意:本文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