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红包
京东盲盒抽奖
幸运转盘
秒杀
自营热卖
支付宝红包

你是哪种性格?MBTI测试风靡下的社交心理学

小曲儿 9月前   阅读数 57 0

编辑导语:ISFP、INTP、INTJ……你是不是在疑惑这又是什么的缩写?其实这是近段时间风靡网络的MBTI人格测试,本文作者从MBTI测试出发,探寻性格测试背后的社交心理学秘密,希望能给您带来帮助。

“本人是纯纯的ISFP,浪漫主义+艺术家+情感主义+冒险家,人畜无害甜心派。”

“我是善于思考,最强大脑的INTP。”

“INTJ,我居然和奥运冠军谷爱凌是一种类型。”

……

看得一头雾水?别急,这不是什么神秘的接头暗语,也不是什么网络流行语,而是眼下正火的MBTI性格测试。以往,人们习惯于用生肖、星座命理来自我标榜和寻求身份认同,现在,MBTI性格测试,这一夹带着“科学”气息的“性格滤镜”或许能帮我们解开数字居民探索自我之旅的一些迷思。

本篇文章带你了解趣味十足的性格测试背后,MBTI作为新的一轮社交货币,所体现出的新兴人类社交中的身份认同等议题。

一、溯源:MBTI是如何产生的

1921年,卡尔·荣格(Carl Jung)根据自己对人类性格的长期观察,写了本书叫做《心理类型》(Psychological Types),里面提出了4个维度,把人按照人格分成16种类型。

1942年,凯瑟琳·布里格斯从费城某银行的人力资源经理那里学习了一些心理学测验的基本方法。于是,她和女儿根据荣格的《心理类型》,开发出了这个80年后仍经久不衰的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法(英语: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简称MBTI)。

MBTI 测试一般分为四个维度,每种维度又用二分法分为16种类型:

你是哪种性格?MBTI测试风靡下的社交心理学 | 芒种观察

MBTI测试的16种性格类型

这16种不同的性格型态,当中由二至三个取向并合而成的类型各自有一个描述性名称。此外,非正统的使用方法认为,每种性格与其他类型的互动关系都可以从组合间推测出来。

你是哪种性格?MBTI测试风靡下的社交心理学 | 芒种观察

MBTI诞生之后,在不少权威机构和学者的支持下将这个测试大规模的推广。

时至今日,MBTI已经被翻译成近20种语言、在115个国家之间通用。许多世界大型企业,以此为测量工具和出发点,定期组织人力资源培训及组织发展课程。拥有MBTI正版版权的CCP公司,每年能创造千万美金的收益。

而随着MBTI的日渐走红,这门看似十分科学的测试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质疑,质疑者认为MBTI理论有缺陷,测量结果不可靠,而且同一个人不同时候测量的结果也不同。

并指出这是巴纳姆效应的例子。心理测量专家罗伯特‧霍根(Robert Hogan)曾经评论:“大多数人格心理学家把 MBTI视为比较复杂的幸运饼干。”

包括 MBTI 在内的人格评估量表,在医学期刊里都被定义为跟星座(生肖符号)、卦象同类的“自我探索的风潮” 。

二、性格测试的社交心理学

那么,既然MBTI有着这么多的缺陷,那为何还这么受欢迎呢?

MBTI最开始上热搜是今年冬奥会的时候,当时谷爱凌为国摘金,有位网友向谷爱凌询问她的MBTI类型,没想到谷爱凌真的回复了她,并且发了自己是INTJ的测试结果,她说:“我一直说我是内向的一个人,然后大家都不相信”。

一时之间,全网的INTJ都开始陷入狂欢,而没测过MBTI的网友们则非常好奇,并且纷纷跟风测起了MBTI。

接着,热衷于MBTI的则开始分析谷爱凌是不是真的INTJ,有哪些行为表现符合INTJ的描述等等。本来是相对小众的心理学测评,因为名人的分享而开始被众人所熟知。

而在信息过载的当代社会,人们的注意力是及其有限的,MBTI性格测试在没有过多的营销活动的情况下,以巴纳姆效应(巴纳姆效应Barnum effect是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并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即使内容空洞)唤起了网友们的共鸣,最后再给予网友们相应的社交货币,这些导致了MBTI人格测试题的裂变式传播。

所谓社交货币,是美国沃顿商学院的营销学教授乔纳·伯杰 (Jonah Berger)在《疯传》一书中提出的概念,它是用来衡量用户分享品牌相关内容的倾向性问题。社交货币的观点认为,我们在微信和微博上讨论的东西就是代表着,并定义了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会比较倾向于分享那些可以使我们的形象看起来高大上的内容。

简单来说,你朋友圈发什么,就代表了你是什么样的人。在微信中分享自己性格测试的结果,实际上则是展现、树立自己美好形象的大好机会,毕竟答案池里有很多的溢美之词。

社交媒体时代,大家都需要夸奖和赞赏,都想要为自己立一个美好的人设,MBTI性格测试给了所有人一个机会,为共同造就了一场标签化的社交狂欢。

最终这样在朋友圈等私域内的传播,扩大到了公域。社交媒体上也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MBTI表情包,还有好事的网友给各种影视人物、历史人物、甚至神话人物测MBTI。

你是哪种性格?MBTI测试风靡下的社交心理学 | 芒种观察

除了以上原因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是,MBTI性格测试满足了人们自我认可的主体性需要。在心理学理论中,自我认可主要表现为个体有自我美化(self-enhance)、自我确证(self-verification)等倾向。

1. 自我确认的需要

近些年来,各种心理测试,都保持着一定的热度。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有关于“性格测试”相关的内容,都有不错的流量,它映射出了年轻人个人性格探索和自我确认的需求。

人类一直没有停止认识自己的脚步,希腊德尔斐神庙门楣上刻着的经典铭言:“认识你自己”就是最真实的写照,苏格拉底则将这句话作为其哲学原则的宣言。日常生活中人们也总是在不停地确认自己是谁,确认自己是什么样子,确认自己是什么样的性格。

而星座、MBTI,正是非常便捷的自我确认工具。我是处女座的,所以我在意细节。

我是ESTP,所以我喜欢与人争论。人们不需要借助工作、生活、社交等实践,就能从测试、解读中,确认自己的性格。相比而言,非常便捷,几乎毫无成本。而且,这些测试、解读,在满足自我确认需求的同时,还会为我们提供人格美化服务。

2. 自我美化需要

在如今的社交媒体上,自我美化常常体现在滤镜文化上,修图、滤镜似乎成了一种新的社交礼仪,人们对自己不添加滤镜的“素颜”抱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其实,我们可以把MBTI的测试看作是另一种形态的“人格滤镜”。因为MBTI测试的结果往往都有着浪漫文案的加成,如饱含着腼腆、敏感、完美主义以及自卑的INFP被描述成“治愈家”、“空想家”或是“哲学家”,理智的INTP更是被看作是“神的孩子”。

裹着氛围感糖衣的人格类型,使得人们更倾向相信MBTI的测试结果,甚至有人为了测出心中的理想人格,不停更改自己的测试答案,毕竟谁不想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天选之子”呢?社交网络上有很多人把MBTI的测试结果当做了社交名片。

3. 社交的需要

MBTI测试的火爆同时体现了当代年轻人生存的矛盾:他们一方面想要躺平,在口头上拒绝社交,另一面,却害怕孤独,希望寻求社交,寻求团体,寻求和自己相似的圈层。

但是,并不是谁都能拥有足够的社交能力,敢于去主动接触底细不明的陌生人。也因此,像星座、血型、生肖这样对某个个体的简单分类,会一直受到大众的热捧。

首先,MBTI具有足够的趣味性,并能够从中衍生出情感、工作、生活方方面面的诸多话题。再者,由于MBTI的火爆,使得它有庞大的拥趸,几乎每个人都对相关的话题,有一定了解,可以和天气、饮食一样的通用社交语言。

所以,MBTI测试成为了万千缺乏社交技巧年轻人们的一种社交利器。

三、MBTI的大火带给我们那些启示

在当下,媒介化运动社交的背景下,群体聚散的频率和速度都大大增强,年轻人从外向内窥探的需求通过 MBTI等人格测试来认清自我的现象日益突出。MBTI作为新的一轮社交货币,带给了我们哪些启示呢?

1. 寻找归属感,年轻人喜欢给自己“贴标签”

关于MBTI性格测试,可以通过身份认同的观点进行解释和研究。根据奥尔波特的自我发展理论,个体的自我认识要经历生理自我、社会自我、心理自我三个阶段。

社会自我和心理自我的形成都是在媒介设置的社会规范和与他人的人际交往中实现的,在信息的传播和社会的交往中,个体不断完善对自我的身份认同。

“贴标签”行为本质上为了获得“身份认同感”和“群体归属感”。人作为群居动物,对“群体归属”的追求甚至已经超脱于后台的经历和理性逻辑判断了,这是一种植根于人们潜意识的东西,即便是最独立的人,一样想要寻求和自己聊得来的群体,追求一种。

而另一类热衷于获得群体归属的人,则会使用各种方法去主动寻求群体归属,从最开始的星座,然后到MBTI,甚至还有各种各种奇怪的理论都出现了,正是他们向外广播自己、寻求认同的方法。

你是哪种性格?MBTI测试风靡下的社交心理学 | 芒种观察

海德格尔说,“我们本质上是共同体的一份子,正是在共同体中,我们学会怎样成为一个个体。”

人类作为社会性的存在,通常会把自己放到某个特定群体里来获得某种和他人的联系,借由这种联系来获得对身份的确认。

星相学和算命经久不衰,表明了我们多么渴望得到理解,当有人能说出跟我自身情况相符的信息(即便是笼统的)时,自我就被再现了。

2. 新发展:互联网下身份认同的分化

互联网时代迅捷的信息传递,使得群体聚散的频率和速度都大大增强,身份认同的主体、基础、动力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并出现了相应的分化与冲突。

传统社会成员的身份认同有较强的稳定性和限制性,个人受到所在群体、社会环境等的限制,其个人的身份认同也比较稳定;但是在互联网时代,由于网络的虚拟性特点,人们可以在网络空间中有选择的进行“展演”,个人的身份具有虚拟性和建构性的特点,社会成员的身份认同更加动态性和无限性。

同时,时空与认同具有密切的关系,当下我们处于美国学者曼纽尔·卡斯特所言的“流动空间”中,社会是液态的、流动的,社会成员的认同花费时间越来越短。

相对于传统的被动性、归属性认同而言,网络社会中的认同是主动性、建构性的,当主动性的社会认同增多时,自我和群体认同便有了更多元的维度,社会认同也更加分散化。

哲学家格蒙特·鲍曼认为,如今群体身份的可靠标志渐渐被流动性、不稳定性和个人主义所取代。过去的人用宗教、家族、企业来标记自己,而现在的人,不是不需要依附在群体上了,而是要求更细分化了。

空巢青年、佛系青年、丧气青年等流行一时,年轻人都需要找个时髦点的词汇包装自己。大家甚至会用“开什么车、穿什么衣服、喷什么香水、听什么音乐”来定义自己。

具体而言,人们在社交网络上的形象,有时候甚至跟他实际本人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就像哲学家威廉姆·詹姆斯认为的,“一个人在认识他的人眼中有多少种形象,他就有多少个社会自我。”对那些永远都看不到实际的他是什么样的人而言,那些标签化的人设,就是他本身。

比如,在MBTI的设置中,人们会根据不同的需求,以及所处的环境进行性格上的转变,甚至一个月变好几次性格类型。而这种转变具有虚拟性和人为建构性的特点,实际上是人为的“展演”。

3. 人格圈层化冲突:个体人格的独特性被淹没

然而,当MBTI成为圈层标签后,不同数量的人格类型成为人们获取优越感的重要来源。

稀少而又符合商业时代规律的人格成为了圈层的最顶端,而INFP、ISFJ等庞大的感性人格却需屈居在圈层的底层。本该带来人们对复杂人性更平等看待的人格测试,却变成为人为添加的刻板印象添油加醋,从而让社交圈层越来越难被打破。

自然,圈层的划分并不完全一无是处。它带来了更加简单的交流方式与语言风格,如和S型人格讨论时聊美食、聊生活,遇见N型人格聊人生、聊哲学。然而,看似简单的同时,背后却是一种惰性的表达失语。

人们害怕发言,害怕无人倾听,害怕伪装的面具被识破。因此,还不如隐藏在通用的人格类型下,掩盖所有真实想法与情绪。

圈层化的人格划分使得个体人格的独特性被淹没,沟通与表达不再需要思考,仿佛一切都是模版和套路。矛盾的是,即使利用MBTI可以帮助我们打造理想化的人设,但当所有个体的性格都被标准化时,“个性”反而荡然无存,因为你想造的人设,人人都能造。

四、结语

在当下,媒介化运动社交的背景下,群体聚散的频率和速度都大大增强,年轻人从外向内窥探的需求通过 MBTI等人格测试来认清自我的现象日益突出。

MBTI作为新的一轮社交货币,本质上是一种快捷的贴标签式分类,我们能够从其窥探到新兴人类社交中身份认同的建构。

但我们要明白MBTI作为一种并不科学严谨的性格测试方式,本质上和星座说一样,当我们对特定人格类型的人产生期待或者标签化时会成为刻板印象。

我们的性格不应该被16种人格测试结果框住,世界上也不只有16种颜色,每个人都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作者:张浩然;微信公众号:腾讯媒体研究院

本文由 @腾讯媒体研究院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注意:本文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